Jas.

© Jas. | Powered by LOFTER

曾经我担心受怕的幻想着今天,但是我决定让自己的这一天过得格外有趣,为了让自己真正的过得开心,所以我拿着纤维笔和白纸本上路了。一度的认为,不管身在哪里只要心情不同,坐在车上就是旅行,哪里都是风景。我做到了。看不清可以查看大图,字看不清……就看不清吧自己猜……

按今天的行程来说……腿早就累软了,真不知道什么力气让自己撑到现在。我可以为了一件事情拼命,但是不能为了它失去我的本性,我的灵性不应该抹杀在一件事情中。我可以为了它努力但是不是盲从。我在也不想迷失了。年假前自己画的散稿。

下班后在过街天桥上看到了带猫儿帽子的男生,于是有了这个。

下班很早,玩到9点跟自己说说什么也要画一张。

我恨自己那一点想玩的私心,导致我晚上看书看得很少。可是也该早点去睡了。

我该明白,我的生活虽然比较累有点紧张,但是压力并不至于多大。

我只是想多学点东西,想想怎么能更好的学习吧。

半夜画稿总是按耐不住开小差的心,于是画了个小的。然后记忆复苏一样突然的想起来去年七夕的时候是朋友带着老公来陪我过节的,实在是太够意思了~~

花了很多时间画了一张奇怪的脸。总之有点奇怪。我感觉我应该去跟我妈做饭去,反正我不画了。

平时上班感觉累的要死,现在放了一半的假终于能缓过来点,画点东西,不过感觉也该让自己喘息下,这状态已经掉下去了。

刚给龙发短信,他说老丈人在医院……哎。心情一下子就下来了。希望老人没事,也希望他俩能好好照顾自己。

喜欢Clazziquai新专里面的《Like a diamond》.

Clazziquai发新片了,哈哈~~

假期血淋淋的只剩下一半,真想重新过一次。

松散笔触练习失败,其实我觉得是思路问题呢……

好久没画画,心情好荡漾~~

做了那么多的活动,能拿到自己的画的图的机会却不多。都怪山顶洞人的手机没有蓝牙= =。每次做活动都很累但是很开心,用三星的GALAXY NOTE画画也越来越溜,仔细画的和糊弄的都游刃有余……跟不同的人聊天也很开心,客户也都很合作。可是因为上课撞车的事不知道能做多久了。我很喜欢这份工作。

这阵子真算是吃了些苦头,却成长得更快,虽然闲散着总是不安心,却觉得比从前一直在工作的几年都开心。

很久没有画自己的东西了,却发现画的比以前好些,然后想起来打工也在画画= =

虽然现在过得有很多的不如意,可是已经不是从前那样的生活了。

终于可以自己画好身体,不用那么担心和介意去参考图片了,慢慢来!

发一组线稿,多图。

最近心不静。所以任何事都做不进去,没有足够的安全感。这段日子熬过去后都会好起来的。现在应该是别人眼中不靠谱的人了吧,但是当初选择这种生活的时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自己一个人的日子,情绪时而好时而坏,但是自己要坚强的走出状态,争取自己的人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如果我做了,那么一定能做好。

无所谓自己是怎样的人,只是因为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只是因这生活,可以衍生出更多“新的我”。

“我希望,你为你的人生感到骄傲。

如果你发现自己还没有做到,

我希望,你有勇气

重头再来!”

少年,单车,那天不太清澈,也无所谓了。

只是下次别再让我画塔了,里面真的没有白素贞,只有书者强求的恶趣味。

我比较钟情于侧身或者背身,但是面部朝向观众的姿势。

估计找真人模特长时间来做这个姿势的话,脖子统统都会抻筋。

S说很喜欢它。

而我喜欢里面的裙子,

没有人看的出她在想些什么。

于是这张画还是沉下去了。

当时的心态很好笑“我只是证明一下我已经能用水彩漫画了”。

当时自以为不咋地的画法,现在却学不会了。

每个人身边一定要有一个傻姑娘的角色,作为你的好朋友。

你去过的地方,总是也希望我也可以去。

昨天刚去逛了公园。

春天马上就要显迹,不管怎样快速的更换衣裳,依旧觉得自己穿的不合时宜。

于是怀念起只要冷了就可以把脖子缩到领子里的冬天。

现实与设想中的世界,总是千差万别。

所以你不再相信世界上有永远之事,却相信一个个堆积起来的今天。

小时候喜欢一个人很蠢,却很纯真,难以忘怀。

很多事在自己渐渐长大之后就会逐一的解开当时的结。

“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喜欢他,我只是喜欢他的……也许是这样的”。

可是有些人会真实的住在你脑海里的某个部位,溃烂也好,暂时性消失也好。

你总会觉得你人生中的某段生活过得还蛮有意思,恰好里面有一个谁。

我本身比较喜欢女性感比较强烈的角色,如果没有过于美丽气质的外表,那么眼神中一定要表现出母爱来……我一定有病。

书稿,有点夸张的颜色对比,以及最近一成不变的灰色调。。。。

还是不够满意。

书稿,受欢迎的两姐妹。

实际上这个意向却是也是我和姐姐一起想出来的。

小时候就这么做过吧(笑)。

长大的过程中,一直都在被韩国的东西潜移默化的影响。

抛下政治与个人立场。只是自觉地被吸引。

原摄影是茶小姐。

总是在画面中找到一些和自己想衬的部分,比如说蓝色长裙。虽然我最喜欢的颜色是绿色。

对于植物有着天生的亲切感与归属感。

原摄影小vi.

这是我在探望哥哥之后回家画的。

画完了之后才知道自己可以画成这样。

其实很简单,只是一张画拆分了很多个晚上完成就好。

手写信件是我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情节。

它代表了我思念你。

它代表了不管你身在何处,你都不孤单。

黑在内心缺少的螺丝,存在于白的内心。

《恶童》的电影也好,苍井优和二宫和也一起演绎的也好。

我只是在画画。

想取得别人的信任很难。

但是童年时建立起来的某些信任,往往褪色得更快。

虽然常常感叹大家已不如当年那般,但往往在身边倾听这些的朋友,却是你难得的幸福。

爱情故事总是被现实冲刷褪色。

实则不然,真实的爱情故事也许颜色并不鲜艳,但却是能够从内心随时生出温暖的黄色调来。

我依然赋予田螺姑娘故事中的颜色。

总是习惯性地认为,身处一间自己的屋子,总有一个时间,早晨也好,傍晚也好,将自己融入暖暖的日光中,被晒的灼热的皮肤之中,也可以冒出新芽。

任何一件事,可以打满标签,可以经过然后忘记。

但是我没有忘记我要去做什么,我现在要做什么。

有时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但是不这样做,我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当自己不再向其他人伪装自己时,才明白每个人对于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平庸。

嘴巴总是默认的向左偏。

这个角色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翻出旧的练习稿,离开了当时的房间和伙伴。一直以来都无法对未来产生概念,现在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