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

© Jas. | Powered by LOFTER
 

没有人看的出她在想些什么。

于是这张画还是沉下去了。

当时的心态很好笑“我只是证明一下我已经能用水彩漫画了”。

当时自以为不咋地的画法,现在却学不会了。

评论
热度(3)